当前位置:新闻中心 » 行业资讯 » 内容
来源: 编辑:user 发布时间:2014-07-02字体: | 关闭本页

24小时书店的经管众生相

   “24小时不打烊”的做法最初由台湾诚品敦南店开启,随后,陆续有大陆城市尝试这一经营模式。2012年3月,上海大众书局福州路店开始24小时营业,至今仍在继续。今年4月8日,北京三联韬奋书店高调试行24小时不打烊。而在近两个月,全国各地已有多家书店试行24小时营业,但是,由于半夜缺乏读者,相当一部分书店已面临亏损的困境。
  书店试水24小时运营有赚有亏
  除了两年前开始24小时营业的上海大众书局福州路店,今年4月8日,高调试行24小时不打烊的北京三联韬奋书店吸引了众人目光。根据三联韬奋书店的公开统计数据,在过去的两个半月内,该书店相比去年同期,营业额的增长达到了140%左右。
  这个数据无疑让人眼前一亮,在实体书店备受互联网冲击的今天,这会是实体书店转型的一大趋势吗?这种模式究竟又能在多大程度上“挽救”实体书店呢?
  今年5月,杭州新华书店解放路店的“悦览树”书屋开始24小时营业,5月21日,小小的书屋曾创下10分钟卖出1000元书的战绩,但之后的一个月时间,负责人蒋瞰坦承:“书卖得并不是特别好。”总体而言,前半夜好于后半夜,后半夜的营业额还不够水电费支出。
  郑州“书是生活书店”,从今年的5月23日开始试运行周五、周六两天24小时不打烊,但是在23日当晚,书店门庭冷清。一方面是当天下雨了,天气不好;另一方面或许是,郑州并没有那么多热爱夜读的读者群。但店主并不愿因此放弃,他说书店今后还会继续坚持周末不打烊。
  2012年,香港铜锣湾诚品书店开业,沿袭着诚品敦南店24小时营业的习惯,香港诚品曾经引得读者蜂拥而至,头20天有超过120万人次前往。但是,经过一段时间观察,香港诚品发现,通宵营业时,每到零时过半,港铁末班车会“带走”大批读者,至凌晨3时读者更是寥寥,喜爱夜读的港人不及台湾的一半。经慎重研究决定,停止通宵营业,将营业时间延至午夜。
  不无残酷的事实摆在面前,尽管全国各地已有多家书店试行24小时不打烊,但结果却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如意。
  6月21日起,西安嘉汇汉唐书城嘉汇汉唐书城于每周一、周三、周五、周六24小时营业;而万邦书城则在周二、周四、周六、周日24小时营业。据羊城晚报记者了解,这两家书城的活动得到了区委区政府提供的扶持,也就是说,不管最后的效果如何,政府方面将为此买单。
  并非所有城市都适合24小时书店
 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,台湾诚品就等于24小时书店,实际上,唯有诚品敦南店是24小时不打烊,其余分店也只是营业到前半夜。
  1989年,台北仁爱路圆环的第一家诚品书店开张,1999年,诚品敦南店开创24小时不打烊的书店创新营运模式,开启了民众零时差的城市阅读生活。在那个智能手机还没出现,互联网冲击波还没到来的年代,诚品经历了长达14年的黄金发展期。直到2003年左右,互联网的冲击效应才逐渐显现。万圣书园创始人刘苏里对羊城晚报记者感慨地说:“毕竟时代不同了,谁也不能判断诚品经验在今天能否被复制。”
  刘苏里认为,诚品书店的品牌效应其实是靠敦南店打出来的,有点类似广告的性质,当然,这并不意味着当初诚品人就有这样的思路,只不过今天回头看,确实有这样的效应。刘苏里去过两次诚品敦南店,2005年和2008年分别去的感受已经大不一样,“人流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但是在这期间,离敦南店不远的信义店也开张了,所以很难判断是读者群发生了变化,还是信义店吸走了一部分人”。
  在刘苏里眼看来,从历史上看,中国大多数城市曾经出现过的24小时书店,不打烊的经营时间基本不超过三年。“也许十年后再回头看,会发现今天是适合转型24小时书店的黄金时期,但也很有可能,你会发现这不过是昙花一现。潮流易变,人心难测,2005年、2008年开24小时书店不行,不意味着2014年、2015年也不行,现在下结论还是太早了。”不过,刘苏里说,万圣不会开辟24小时营业区。
  上海大众书局总经理助理董谌谞曾对媒体表示,现在“24小时书店”俨然成了一个流行标签,但流行显然没有那么好追。大众书局福州路24小时书店开业前曾做过细致的调研,这项调研涉及城市文化和阅读习惯,“一般而言,越南方的城市,越多市民有过夜生活的习惯。这样的城市适合开24小时书店。”
  “24小时”不可能成为主流
  资深出版人、百道网CEO程三国认为,24小时书店是城市中独特的存在,但不可能成为主流,如果说存在某种趋势,这种趋势也只是小众的。程三国说,24小时不打烊书店符合书店往体验化的方向走,书店也不仅仅是买书、卖书的场所,它也提供了一个空间给夜里不睡觉的人们,打游戏、看书、聊天,都是选择。但他认为今后也不太可能出现过多这样的书店,“毕竟很多真正买书的人有他自己的时间节奏,半夜去书店买书不会是大多数人的选择”。
  说到北京三联韬奋书店的业绩增长,程三国认为有好几个原因:24小时不打烊的经营模式成为某种理念招牌,一些原本不去书店的人也去书店体验买书了;另一方面,三联韬奋书店在原来的基础上增加了书的品种,细化图书分类,增设读者座位,延长咖啡厅的营业时间,加上交通便利,这些改变也为书店带来了新的读者。三联韬奋书店附近还有商务印书馆、中华书局等书店,三联韬奋书店在一定程度上吸走了周围书店的人流量。
  当记者提起巴黎的莎士比亚书店提供沙发给人过夜时,程三国说,那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24小时营业,因为并不是谁都能够在这张沙发上过夜的,“除非是你有特别的理由,或者老板认为你是他特别的客人”。
  24小时现在式
  三联书店:“活不下去”的说法太武断
  北京24小时不打烊的美术馆东街三联韬奋书店,从4月8日试运营24小时营业,正式运营至今已经超过两个半月。三联书店总经理樊希安告诉羊城晚报记者,截至6月23日两个半月,三联韬奋书店的总体运营成绩非常不错,日均营业额为6.5万元,其中白天营业额为4.4万元,夜间营业额为2.1万元。其中,4月8日至6月8日头两个月期间,日均营业额为每天6.92万元,而去年同期日均营业额为2.86万元,营业额增长达到140%左右。樊希安说,6月8日至今这半个月,受到世界杯以及长期下雨的影响,书店的成绩有所下降。
  相比去年,为何三联韬奋书店的业绩能够实现如此大的增幅?而这种增长究竟能持续多久呢?樊希安说,他认为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书店满足了读者的需求,“借着24小时营业书店升级,我们的图书品种、营业环境、店员服务,各方面都提高了质量。起初各方都对24小时营业模式有质疑,不知道这样的营业额能够维持多长时间,但是我们有信心。北京有2100万人,只要有百分之一的人读书,那也是很大的一个数字。”
  樊希安说,很早以前就有24小时开放三联韬奋书店的想法,但是之前的条件还不成熟。去年三联韬奋书店不仅被免掉13%的增值税,还获得中央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100万元支持。加上三联韬奋书店地处王府井、人艺、美术馆等几大商圈和艺术场所包围中,随着地铁的开通,人流量明显增加。国家利好政策和周围环境的改变给了三联韬奋书店信心。
  面对越来越多书店走上24小时运营之路,樊希安认为应当肯定这种积极性,“青岛也有书店正在筹办24小时营业,我认为这是好现象。但是,我不认为这是必然的行为,最关键的宗旨是要实事求是。如果没有条件,不一定要做24小时;如果有条件,做24小时也可以。本质上书店是要为读者服务,周边环境的变化,对书店的要求也会有变化。小城市昼伏夜出的人少,就完全没必要24小时营业。再比如南京的先锋书店就坚持不做24小时运营,它们有它们的道理,我认为只有真正从读者的需求出发,书店才能做好。”
  当被问及如何看待当下实体书店的生存状况时,樊希安的回答是,不能笼统地说实体书店都面临危机,目前最困难的是民营书店。樊希安说,全国书店大体分为三种,一是各个省新华发行集团下的书店系统;二是出版机构下的书店,比如三联韬奋书店,中华书局书店等等;第三才是民营书店,而民营书店的困难大多在于房租上涨的压力。“因此,笼统地说实体书店活不下去了,这是太过武断的说法”,樊希安告诉记者。
  24小时将来式
  广州购书中心:引领“夜文化”生活
  广州购书中心也将开辟24小时营业书吧。羊城晚报记者独家获悉,正在筹备转型升级的广州购书中心,今年底将会以崭新的面貌和羊城市民见面,届时,除了购书中心的楼层分布、业态组合、环境氛围、服务配套等会进行调整,还将设立24小时书吧,按初步计划,24小时书吧的面积在150平方米到200平方米左右之间,读者除了能在此买书、读书,书吧还将提供简餐、饮品、休闲鉴赏等服务。
  据透露,早在24小时营业的北京三联韬奋书店开业之前,广州购书中心就已经有了这一计划。只是由于整个广州购书中心正在进行升级筹备,于是将24小时书吧也纳入了完整规划中,并没有着急地贸贸然行动。
  广购策划部总监李静研告诉记者,开辟24小时书吧并不是拍脑袋的决定,之前经过了非常审慎的商议,“我们认为这是个趋势吧,虽然现在大众阅读氛围并不太浓,但我们希望广购能够成为标榜,成为城市文化生活中心。广州作为一个中心城市,气候条件本来就适合夜生活,而且广州人还有着独特的宵夜文化,我们希望用阅读为广州人增添新的“宵夜”。
  当被问及24小时营业将带来的成本压力时,对方则告诉记者,虽然广州购书中心也是企业,不可能不合算投入成本和利润估算等,但是就该项目而言,前两年盈利并不是最终目的,“广购要成为羊城市民的文化生活中心,其中也包括了夜生活。现代人压力这么大,在你不开心的时候,迷茫的时候,至少我们提供一个安安静静的场所,可以给你看书,也可以给你发发呆。阅读不仅仅限于书本,我们也提供书本之外的阅读,我们提倡无边阅读,希望能够用这样的方式来引领文化生活潮流。”
  虽然目前广购的一切调整都还在进行中,但可以确定的是,24小时书吧将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初和羊城市民见面。届时,广州购书中心的24小时书吧将为读者们带来新颖的“夜文化”生活。
  24小时面对面
  1200bookshop店主刘二囍:
  打造发生情感故事的空间
  台湾的诚品不再遥远
  记者:您为什么想开一家书店?好像跟您在台湾的经历有关?
  刘二囍:很多年前,一位朋友从台北回来带了本书送我,并说这是来自一家24小时不打烊的书店。那时台湾对我来说还很遥远,可是就凭24小时不打烊这一标签,这间店的名字就烙在了我的心里。我把这个口号理解成对阅读的尊重,对书籍的拥爱,认为它是出于一种自发的敬意。后来,我以陆生身份常居台湾,至今已有两年的台湾生活经验,这间曾让我充满敬意的诚品书店不再遥远。在我实地领略了诚品书店散发的魅力后,心想,如果广州也有这样一个地方,该多好。2013年的下半年,我用了51天,走了将近1200公里,徒步环岛台湾一圈。在这期间,我做了一些重要决定,其中之一就是未来要在广州做一间24小时不打烊的书店。
  记者:可是现在实体书店都面临很大的经营风险,在这种时候,您哪里来的勇气?
  刘二囍:今年四月,我刚刚筹备完另一个咖啡馆,结束了两个月忙乱准备好好休息,没想到北京三联韬奋书店开启24小时不打烊的模式,这激发了我的书店梦想。但是书店很大程度上只是某种情怀,面临现实的击打很可能会脆弱不堪,而且一个人也很难肩负大笔资金的风险,我起初也有这样的顾虑。但是很庆幸,当我公开表达要开一家24小时不打烊书店的愿望后,得到了很多人回应。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,便有20多个人愿意参与其中,并筹集到了足够的资金。最后我们有30位股东,启动资金在120万元,这也让我有了很大的信心。
  记者:但是也已经有了不少先例表明,并不是所有24小时书店都能够维持下去,比如郑州的“书是生活书店”24小时营业当晚就遭遇冷清开场。
  刘二囍:这个我认为跟城市有关,也和地段有关。郑州这个城市的夜间活跃度不高,而广州是习惯夜生活的城市。另一方面,我们选在天河区体育东路,这里本来就已经有了天河南的聚集效应,深夜两点的人流量还是比较大的,而且周边交通也很方便,如果开在华工附近,都是工科男生,那就很难。
  一半情怀一半生意
  记者:24小时将以怎样的形式运营?国外的24小时书店都有非常完备的配套设施。
  刘二囍:应该说这里会是一个复合型空间,书店和餐饮空间占地大概各一半左右。书店大概有1万册书,主要以人文为主。我们给1200bookshop的定位是一半情怀、一半生意,结合我之前的从业经验,书店将辅以餐点与饮品结合。我们专门为沙发客准备了一个角落,你可以在这里过夜。我们在夜里可能会做一些优惠活动,在活动期间提供免费咖啡,或者是夜间买书提供低折扣的优惠,刺激大家走进来。
  记者:其实能不能说这并不纯粹是一家书店?
  刘二囍:应该说这是一个精神空间,我们在网上公开发布了“书店义工招募”和“沙发客预约”的公告。义工并没有太多的工作,可以是为读者推荐书籍,也可以只是来店里打打杂。同时我们也欢迎读者在我们这里通宵阅读,我们可以提供沙发、枕头,甚至有免费的咖啡。我们甚至鼓励读者带上自己的书本,甚至是加班的工作任务来到书店。
  我想这不单纯是做生意,而是打造一个发生情感故事的精神空间。做义工可以提高对方和书店的参与度,这是书店的活跃因素。在义工、沙发客和书店、店员之间,是能够形成某种情感纽带的。台湾电影《一页台北》就讲了一个男读者和女店员之间的情感故事。我认为夜间是有很多故事的,而书店是发生故事的场所。
  记者:这个点子算是台湾诚品给您的启发吗?
  刘二囍:其实,台湾诚品是类似天河城这样的整个商城,而且它的24小时书店也只有一家,但是我晚上去到那里,还是会有触动。我记得我深夜两点去到诚品,里边也还是很多人。而且很多台湾艺人喜欢去诚品,有些粉丝就会去到店里蹲点,所以我会想,可能哪天某个台湾艺人来到我们1200bookshop,可能又会发生一些有意思的故事。
  记者:其实实体书店发展到今天,只靠传统卖书是比较难行的,大多是走多元化经营的复合路线。
  刘二囍:是的,所以我们并不是百分百的传统书店,也请纯粹书店的理想主义者谅解。这是我们的某种妥协,也可以说是我们的世故,这是我们生存下去的方式。

(来源:羊城晚报)
 

 

相关文章回到顶部

新书上架更多>>

  • 小故事大道理

    小故事大道理
    作者:

    成语接龙300例

    成语接龙300例
    作者:

  • 十万个为什么

    十万个为什么
    作者:

    中国寓言故事

    中国寓言故事
    作者:

  • 水浒传

    水浒传
    作者:

    三国演义

    三国演义
    作者:

  • 西游记

    西游记
    作者:

    彼得·潘

    彼得·潘
    作者: